图片新闻

此身幸为出版人

发表时间:2017-1-19 17:17:31  浏览次数:1639  字体大小:
此身幸为出版人
江西美术出版社 张昊
 

    何其幸运,我能进入美术出版社,走进编辑室,走向这样一个蕴藉而从容的地方。书画错落,绿植安然,既有适度的丰厚感,又有宜人的艺术感。轻抚书架,能感受文化温热而不灼人的气息,能闻到纸张与油墨初成的味道。我竟不知有何处比出版单位更切近书香,更切近这条人类生活和精神最深的航道。我亦不知除了此处,该去哪里走上我的人生岗位,安放我的梦想?
  然而刚入职的我,却带了理想的天真与不自知的疏懒。那是深冬一个急雨的傍晚,我见老编辑还在细致查阅案头资料,斟酌一处字词用法。不由插嘴道:“差错率不超过万分之一的图书,编校质量就属合格。您这耗费老半天了,有这个必要吗?”老编辑放下了笔,认真地说:“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斯风下矣。’如果不给自己定上上之标准,何来上上之产品?你们这些女娃娃,有时间去查大明星一部电视剧换了多少套戏服,都上了什么妆容,怎么就没有耐心斟酌一下文稿,为它增色添彩呢?”听罢,我赧然又惭愧。如今,我脑海里仍不时浮现他那全神贯注,不闻雨声的样子,连同稿件中每一行字,都如同他沉思的皱纹。
  手不释卷的老领导在分享他入行多年的感触时,说:“这是个处处弥散着书香的职业,希望你们因热爱而坚守,因奉献而幸福,同时有钻木取火、滴水穿石的精神,钉住一处,苦下功夫,深入下去,最终定会迸发火花。”长者的期待好同心灵的滋润,于无声中给人力量,催人奋进。
  我的主任也常念叨,“虽然人活于世,免不得为稻粱谋,但若只为钱财计较个人得失,或者降低出版标准,便是不应该了。”眼下伪劣之书盛行,以大师或经典面目出现的炒作层出不穷。我们检视、寻觅,只为那真正读写思考、弦歌不辍的作者,只为呈现那真正于人身人心有益的作品。
  邹韬奋先生曾言:“出版是人类最神圣与美好的职业之一,它是人类冲破黑暗和蒙昧的火把;出版人是一批高擎火把的人,他们引领着社会精神生活的走向与品质。”这几年,不敢说为我们国家和民族作了一点文化积累的事情,但求为读者带去了一点精神愉悦,也为自己作了一点精神积累吧。相信,即使像我这样资历浅薄的编辑,只要秉持信念,认真工作,终有一天,也会看到个人生命的开花结果。
  辛弃疾有词云:“事如芳草春常在,人似浮云影不留。”只有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出版事业,才可如芳草常在,春意长存。而这般宏伟的事业,正呼唤着一批又一批想做事、善做事、做成事的出版人。
    欲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先培育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由此,我们深知中国现代出版人的使命所在,以我之不懈努力,做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脊梁。
 
(本文系首届“中文传媒杯”职工演讲比赛三等奖获得者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