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数字出版如何变现?主题出版是条捷径!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发表时间:2019-4-25 11:19:30  浏览次数:160  字体大小: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全年收入规模超过7000亿元;17种主题图书年度印数均超过100万册,占年度累计印数逾百万册一般图书的29.3%;“学习强国”平台上线4个月用户过亿……这组数据表明,数字出版、融合出版已成为出版常态,而作为出版新热点的主题出版物,也正以电子书、融媒书、数据库、音视频、动画影视,甚至VR、AR等全品种、全渠道触达读者。

  在新时代背景下,用户和读者对主题出版物有了更多需求,“学习强国”的强劲势头,给不少出版社带来启发。学习出版社社长董俊山的观点道出了不少从业者心声:“出版社作为文化产品的生产与服务商,必须主动适应媒体格局、用户阅读习惯的变化,甚至于适应社会环境、文化生态的变化,只有这样才能跟上新潮流,才能实现在创新中发展,才能坚守住出版宣传主阵地。”

  

  用融合思路策划主题出版  

  

  当下,主题出版物正以更广泛的渠道和多样的形态触达用户。各大出版集团、出版社也在紧锣密鼓布局。

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定下了一个“小目标”:“数字出版要逐渐成为人民社的经济支柱。”在他看来,数字出版是一股大潮,出版社只有主动把自己融入到大江大海中去,作为“一滴水”的出版社才不会被蒸发掉。

  在董俊山看来,电子书为传统出版社加快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更多机会。传统出版行业将不断生产创作更多与手机出版、数字出版相融合的产品,为读者提供可靠、优质的知识服务、思想服务和精神服务。学习出版社确定了根据新时代发展趋势走融合出版的发展路径。董俊山表示:“要把主题出版和时效性结合起来,尽可能实现即时出版、实用出版、动态出版、流动出版。”该社已经举办过学习大讲堂、全民经典朗读会,以及图片大赛、知识竞赛等活动,“让读者参与进来,感受和体验新的主题出版形态”。

  四川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副社长李真真认为:“做主题出版也需要与时俱进,有明确的目标读者与突出的主题思想,提高服务意识,增强服务能力,既保证内容的权威性和丰富性,又保证呈现形式的多样性和参与感。”

  “创新很难,但不创新就没有生命力,不创新出版业就没有出路。”黄书元认为,创新必须结合新时代背景下读者的新需求新特点。“现在读者对电子出版物表现出更突出的兴趣,但如果出版社仅仅是把传统出版物转化为电子书是完全不够的,远不如动漫、短视频等时下火爆的内容形式更有吸引力。”

  站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多重背景下,读者对主题出版物的形态和介质提出了新要求。李真真认为,如今技术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主题出版与互联网的结合更加紧密,除了纸质图书,结合了音频、视频、学习课程等多种呈现形式,特别是融合动画、影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形式,一改刻板的距离感,更加生动与“接地气”。与此同时,读者更注重时间节点与时效性,这对出版社的选题策划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适应读者碎片化和追求高效的阅读习惯。“针对这一现状,不能将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割裂对待,要整体考虑开发。”再从投入产出角度来看,数字出版需要出版社长期投入、尽早下手。人民出版社“中国共产党理论思想资源数据库”项目从10年前开始筹建,彼时并未得到关注和认可,如今其价值已毋庸赘言。 

  微信生态也是学习出版社数字化的重要阵地。目前学习出版社已打造两个微信公众号。其中,“新时代面对面”公众号已有超15万粉丝,“新时代面对面”小程序也已上线;“今天我学习”公众号有3万多粉丝,定位于时政学习宣传平台,是学习出版社对时政宣传教育的阵地拓展和形式创新。董俊山还介绍了该社与方正阿帕比公司合作开发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本体库”,该数据库定位知识服务产品,建成后将进一步提升学习出版社的数字化程度。据悉,项目已于今年2月启动,计划6月建成上线。

  

  数字阅读平台融入主题出版  

  

  长于主题出版的人民出版社、学习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等出版社,拥有海量用户和渠道的掌阅科技、咪咕阅读、龙源数媒等数字阅读平台,甚至方正阿帕比、百分点等专业技术服务商,正以数字出版为纽带形成新的出版生态,共同拓宽主题出版品种的深度和广度。

  在信息技术与数字出版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上线传播重点电子书是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发展的典范。2018年10月,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学习出版社、外文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等16家出版单位出版的111种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点电子书,在咪咕阅读、天翼阅读、掌阅、京东阅读、当当阅读5个电子书传播平台同时上线。为此上述5个平台专门设置“新时代新经典——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点电子书专栏”,为广大干部群众提供免费下载和阅读服务。此外,5个平台还与出版单位建立了长效合作机制,确保后续同类型新书电子书有序发布。

  数字阅读平台正以更积极的态度参与主题出版。掌阅科技积极服务主题出版“走出去”,作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中文版、中文繁体版和英文版电子书的全球发售平台,2018年还率先上线《摆脱贫困》英文版和法文版,积极主动出海,服务国家文化走出去战略。  

  2018年11月7日,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与《半月谈》杂志在京签署“纸数融媒大联动”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开展基于优质内容和多元渠道的深度合作。这是新华社核心党刊领军部门与数字阅读国家队中坚力量的强强联合。

  龙源数字传媒集团多年来致力于党政期刊的数字化阅读推广。早在2013年,龙源就与中宣部《党建》杂志携手数字化发展,双方联合开发了党刊第一家党建APP,此后龙源推出党建学习屏,并且参与到“学习强国”平台的早期策划中,贡献了在党建党政学习推广服务方面较多的经验和智慧。今年1月25日,习总书记视察人民日报社时给予肯定的人民数字“党建宣传栏”“人民阅读”产品,正是龙源与人民数字近两年深度合作的产品。目前,龙源已形成基层党建学习屏、党建学习电子宣传栏、数字党支部的产品体系,通过“触摸式” “扫码式”方式,推荐优质正版党刊党书以及广大党员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的学习需要。

  

  强化融合出版能力  

  

  大量数字出版、融合出版项目需要出版社下决心、敢投入。电子书已经无法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阅读需求,音视频、融媒书、动画漫画、影视纪录片等融合产品受到出版社关注。

  学习出版社早在2016年便成立学习云数媒公司,承担学习社的数字出版业务和相关项目。2017年学习社策划推出了融媒书《全民经典朗读范本》,去年又推出了《全民经典朗读范本·少儿卷》,发行量分别达6万册、3万册,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再如《新时代面对面——理论热点面对面2018》已累计发行600万册,围绕纸书开发的音视频受到读者喜爱,仅学习出版社自有平台的视听点击率就累计几百万,可见数字化并未影响纸书销售。今年,学习出版社还计划在影视创作方面有所突破。据介绍,学习出版社计划围绕中国铁路、中国制造进行主题作品拍摄,将生产一部电视连续剧、一部纪录电影、一部电视政论片。

  2018年8月,人民出版社融媒分社暨人民融媒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被视为人民社进一步推进分社制改革的重要举措,该社也承担了人民社一些融合出版项目。比如去年推出的《人人传唱——中小学生诗词歌汇》融媒书,融图文、音频、视频于一体。今年,四川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的主题出版品种更是融合了影视、动画、手游等多种广受用户喜爱的产品形态。

  然而,看似如火如荼发展的数字出版市场,呈现出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出版社仍然缺少掌握数字出版技能的专业人才。针对这种现状,出版社大多选择与专业技术公司合作的形式来应对短板,不少出版社也纷纷成立数媒公司、数字出版部等,积极进行人才储备和培养,但是如何破题体制机制、薪酬福利,仍然是摆在出版社面前的课题。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明年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年是建党100周年,是主题出版连续的“大年”,更是一个重大机遇。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融媒体与主题出版研究院院长韩建民认为,从传统出版的视角来看,这样的日子可以被称为主题出版的“爆发期”,出版界必须策划一批能够讴歌党和政府的优秀作品。但另一方面,韩建民也指出,“身处网络时代,如果没有一批新兴的、复合型的融媒体方式的出题出版物产生重大影响,我觉得不光不是机遇,有可能是一种‘挑战’。因为在这样一个利好的时机,如果主题出版的转型发展依然没有实质性进步,可能就意味在这方面传统出版的机会就很少了。”韩建民认为,主题出版应该借助新型的媒体力量,能够与时俱进,做出一些优秀的、接地气的产品出来。“用新媒体方式做主题出版,可以大大丰富和彻底改造传统出版与读者的结构模式。过去,出版社与读者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阅读和被阅读的关系,现在加进了更多的互动,读者有可能就是内容的创造者、传播者,会更有真实感。所以,新媒体在主题出版上拥有巨大的生命力。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